芊茉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1/3

一瞬

张晚讴: 其实我们只是微小的星尘在命运的宇宙里做偶然的翔舞划出弧线,用整个人生优美的火花灿烂一刻吧只要我们睁开眼避过迷茫的雾把自己点燃,温暖邂逅在亿万光年之前我们没有名字在亿万光年之后我们徒留姓名不朽的,是起舞到滑落的过程尽管许多人许多事会随之湮灭但当我们留有一颗红热的心灵会有轨迹的,那流金烁火的一瞬 2013年12月7日

记忆

美丽阅读: 文/林徽因 断续的曲子,最美或最温柔的 夜,带着一天的星。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 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无名的展开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湖上风吹过,头发乱了,或是 水面皱起象鱼鳞的锦。 四面里的辽阔,如同梦 荡漾着中心彷徨的过往 不着痕迹,谁都 认识那图画, 沉在水底记忆的倒影! 1936年2月

读《我是怎样学外语的》:兴趣+时间=结果

悟空大戰美猴王: 这是一个匈牙利的牛人Kató Lomb (Pécs, February 8, 1909 – Budapest, June 9, 2003)现身说法写的书,据说其能掌握16种语言,其中10种可以用来口译,其他6种则可以笔译。我简单的看完后,觉得下面几点值得重视: 1、外语应该每天都要学,每周最少学习10-12小时。 2、通过阅读学习外语,最初是粗读但不要太泛,然后是细读、精读。 3、开始学就要买一个大辞典,可以买单语详解词典。要学会使用词典,通过词典掌握这门外语在发音、语法、构词等方面的规则、思维、规律等。作者说:第一希望词典永远不要离开你,第二希望你可以随时离开词典。 作者一直强调成人学习外语,就要遵循成人的学习习惯、思维方式,不要羡慕小孩子学习语言的方式,毕竟不同。但作者提出学习外语最好采用同胞编写的教材,说句实话,这个方面,我觉得对于中国人学习外语来讲,不太靠谱,呵呵。 在书中,作者通过举例的方式介绍了她是如何开始学习一门新的语言的,并且提出了10条学习外语的建议,比如不要中断学习、不要死记硬背、学烦了可以换种方式、随时随地的心译、多背一些可以使用的现成的句子、用尽一切资源学习、信心等。 作者写了个等式:(所花的时间+目的性)/拘束=结果,很在理。 最后,这毕竟是一本老书,属于从前苏联版本中翻译过来的。但胜在作者牛逼,简直就是语言天才,虽然她在书中不承认凡人中有这种天才。

轻而易举的悲伤

chaos: 我在无数次梦见你之后便把你忘记 你别笑,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秋冬交际的时候最容易感冒 那些泛黄的叶子,都是患了病的家伙 我们不是叶子 要做就做树干 可以光秃秃地站在那儿一整个冬天 我不要像一瓶水一样轻而易举地倒下 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渴望无拘无束的漂泊 要长出浓密的胡子,钻进深蓝色的夹克里 要有烟雾在阳光中驱走寂寞 但,落地之后 落地就要有根 这样才不会在反复思念你的夜里死掉 看上去如此的脆弱

我,自己

春天屋顶上的霜: 总以为, 世上有一个我, 还应该有一个自己, 有时我在笑,自己没有, 那个词儿叫强颜欢笑, 只有自己知道。 有时我在哭,自己没有, 那个词儿叫惺惺作态, 大家都明了。 我站在白天的光晕下, 眩晕。 自己藏在黑夜的雾气里, 发光。 我, 总该看得到自己。 肆意洒脱,特立独行。 自己, 也能看得到我, 温暖优雅,淡定从容。 我在旁人眼里, 自己被朋友看见。 我爱上自己, 自己却不爱我。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书摘

雨天下的文字: 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场肤浅的自驾游,不要以为我是无根的漂泊,我的根深深地扎在这片土地上,我一度以为自己是种子,被这季风吹来吹去,但是我终于意识到,我不是种子,我就是连着根的植物,至于我是一棵什么样的植物,我看不到我自己,那得问其他的植物,至于我为什么一直在换地方,因为我以为我扎在泥土里,但其实我扎在了流沙中。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脚下的流沙裹着我四处漂泊,它也不淹没我,它只是时不时提醒我,你没有别的选择,否则你就被风吹走了。我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我所有热血的岁月,被裹到东,被裹到西,连我曾经所鄙视的种子都不如。 一直到一周以前,我对流沙说,让风把我吹走吧。流沙说,你没了根,马上就死。我说,我存够了水,能活一阵子。流沙说,但是风会把你无休止的留在空中,你就脱水了。我说,我还有雨水。流沙说,雨水要流到大地上,才能够积蓄成水塘,它在空中的时候,只是一个装饰品。我说,我会掉到水塘里的。流沙说,那你就淹死了。我说,让我试试吧。流沙说,我把你拱到小沙丘上,你低头看看,多少像你这样的植物,都是依附着我们。我说,有种你就把我抬得更高一点,让我看看普天下所有的植物,是不是都是像我们这样生活着。流沙说,你怎么能反抗我。我要吞没你。我说,那我就让西风带走我。于是我毅然往上一挣扎,其实也没有费力。我离开了流沙,往脚底下一看,操,原来我不是一个植物,我是一只动物,这帮孙子骗了我二十多年。作为一个有脚的动物,我终于可以决定我的去向。我回头看了流沙一眼,流沙说,你走吧,别告诉别的植物其实他们是动物。 我发现我生命里所崇拜的都是那些热血的人们, 虽然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但我的血液是温的,我总是喜欢看见那些热血的人们,我希望我成为他们中的一个。我总是发现,当我在发呆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思考了,当我在思考的时候,他们已经行动了,当我行动的时候,他们已经翘了,然后我又不敢行动了。翘了的他们就成为我生命里至高的仰望。我天生佩服他们,希望他们身上的血能够温热我的身体。 丁丁哥哥以前就是我的词典,自从丁丁哥哥走后,我只能从书中寻找问题的答案。当小伙伴们还在打弹子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弹子是怎么做成的。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我了解了弹子,依然没有人和我一起玩,丁丁哥哥说,你懂得越多,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 我睡眼蒙眬地说道,亲爱的,生活它不是深渊,它是你走过的平原和你想登上的高山,它就像我们睡过的每一张床,你从来不会陷下去,也许它不属于我们,但它一定属于你,你觉得它往下,是因为引力,它绝不会把你拖下深渊,它只想让你伏在地上,听听它的声音, 当你休息好了,听够了,你随时可以站起来。你懂么。 我当时很自豪, 因为我自己都没懂我在说什么。回头想来,只是我们都不知道周遭的艰辛,才会文艺地感叹。生活它就是深渊。我回忆过去, 不代表我对过去的迷恋,也不代表我对现在的失望,它是代表我越来越自闭,天哪,那天躺在床上,其实应该是那个要自杀的女孩子开导我才对,我们总是被那些表面的抑郁所蒙骗, 就像我看见的一些人, 开导的都是别人, 自杀的都是自己。好在我不会自杀,因为我坚信,世界就像一堵墙,我们就像一只猫,我必须要在这个墙上留下我的抓痕, 在此之前,我才不会把爪子对向自己。 我记得那个时侯不像现在那般四季模糊, 恍惚之间,就从严寒到了酷暑,之中似乎没有过渡,一直在脱了羽绒服穿短袖,脱了短袖穿羽绒服。 我从来没有剧烈地变化过地理位置,为何在童年里,四季是那样的分明,每一朵花开, 每一片浮云,每一阵微风,每一个女孩都在告诉你,我们到了什么样的一个季节。 工作时候我离开了所有我熟悉的 环境和朋友,这个世界之大能让你完全把自己洗没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我可以重新塑造一遍我自己,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我上一个角色已经演完了,这是我接的新戏。 只要我能够证明我来过这里,我就不怕死。我从来不觉得我应该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我们去到真正的世界之前的一个化妆间而已。 你相信么,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你用脑子想过的事情,你总是以为你已经做过了。 我们的道路都不是自己规划出来的,都是别人在规划的时候把我们圈进去的。不要以为现实可以改变你,不要被黑夜染黑,你要做你自己,现实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现实不过是只纸老虎 …… 我深知这样的姑娘就像枪里的一颗子弹,她总要离开枪膛,因为那才是她的价值,不过她总是会射穿你的胸膛而落在别处,也许有个好归宿,也许只是掉落在地上,而你已经无力去将她拾起来。更难过的是,扣动扳机的永远还是你自己。 你也是一个戏子,只不过你表演的时候没有摄像机对着你而已。没被抓住的贼也叫贼。 我觉得是否太直面人性了, 真实总是没有错,但我们的面具只要不狰狞,是不是已经足够。 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给人安全感,因为我深知人总是一边在寻求安全感, 一边在寻求刺激感。我宁愿是给人带来后者的人,我也总觉得我是一个隐形的那样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人们看见我总觉得特别踏实。他们难道从来没有想过,我也会消失于这个世界上, 我也会骑着一台 1000cc 以上摩托车,当人们问我去哪里的时候,我忍着恶心,告诉他们,远方。 雨水始终没有停过,我都不知道我身在一个什么地方, 我也懒得再看窗外,我早就想通了,人们埋怨一成不变,但也埋怨居无定所,人们其实都无所谓,只是要给日 子找点岔子而已, 似乎只有违背现在的生活,才真正懂得了生活,生活就是一个婊子、 一个戏子、一个你能想到的 — 切,你所有的比喻就往里面扔吧, 你总是对的。因为生活太强大了,最强者总是懒得跟你反驳,甚至任你修饰,然后悄悄地把锅盖盖住。 因为在传媒业见多了丧事喜办的案例,我心中倒是没有什么大的震动,只是想,说不定这也是一件好事,只是我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到了我的女人,我的力量仅限于此,她这样的一个女人,在前行的路上,总是需要不停的搭车,有些车送她去目的地,有些车还绕点弯路,有些车会出点事故,而我只是那个和她一样在走路的人,我走得还比她慢,只是她在超越我和我并肩的时候我推了她一把,仅此,这是所有我能做的,而后,她离开了我的臂长范围, 我只能给她喊几句话, 再远,她就听不到我说什么了。我不想走得快一些,因为那是我的节奏,在那个节奏里我已经应接不暇。 我也见过不少的艺人,她们的共通点就是她们的世界里只有她们自己,她们似乎对他人都不感兴趣,她们时常把自己看得比天重,时常把自己想得比云轻, 她们时而自信,时而自卑,也许是因为她们职业本能告诉她们, 纵然这个世界天翻地覆,你也要站在舞台上把自己那出戏演好。 这个故事平淡无奇,平铺直叙,既没有曲折, 也设有高潮,也就是寻找, 相识,分开,就如同走在路上看见一盏红绿灯一样稀松平常,但若驻足,你会发现,它永远闪着黄灯。 我就一直看着这盏信号灯,在灯下等了很久,始终不知道黄灯结束以后将要亮起的是红色还是绿色,一直等成了一个红绿色盲。 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很奇怪的感情,它深到你想去结束它,或者冰封它。只因它出现在错误的时间里,于是你要去等待一个正确时间重启它, 而不是让错误的时间去消耗它。少则一天,多 则一生。

少年中国说

美丽阅读:文/梁启超 日本人之称我中国也,一则曰老大帝国,再则曰老大帝国。是语也,盖袭译欧西人之言也。呜呼!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梁启超曰:恶,是何言!是何言!吾心目中有一少年中国在。 欲言国之老少,请先言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老年人常多忧虑,少年人常好行乐。惟多忧也,故灰心;惟行乐也,故盛气。惟灰心也,故怯懦;惟盛气也,故豪壮。惟怯懦也,故苟且;惟豪壮也,故冒险。惟苟且也,故能灭世界;惟冒险也,故能造世界。老年人常厌事,少年人常喜事。惟厌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可为者;惟好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不可为者。老年人如夕照,少年人如朝阳。老年人如瘠牛,少年人如乳虎。老年人如僧,少年人如侠。老年人如字典,少年人如戏文。老年人如鸦片烟,少年人如泼兰地酒。老年人如别行星之陨石,少年人如大洋海之珊瑚岛。老年人如埃及沙漠之金字塔,少年人如西比利亚之铁路。老年人如秋后之柳,少年人如春前之草。老年人如死海之潴为泽,少年人如长江之初发源。此老年人与少年人性格不同之大略也。任公曰:人固有之,国亦宜然。 任公曰:伤哉,老大也!浔阳江头琵琶妇,当明月绕船,枫叶瑟瑟,衾寒于铁,似梦非梦之时,追想洛阳尘中春花秋月之佳趣。西宫南内,白发宫娥,一灯如穗,三五对坐,谈开元、天宝间遗事,谱《霓裳羽衣曲》。青门种瓜人,左对孺人,顾弄孺子,忆侯门似海珠履杂遝之盛事。拿破伦之流于厄蔑,阿剌飞之幽于锡兰,与三两监守吏,或过访之好事者,道当年短刀匹马驰骋中原,席卷欧洲,血战海楼,一声叱咤,万国震恐之丰功伟烈,初而拍案,继而抚髀,终而揽镜。呜呼,面皴齿尽,白发盈把,颓然老矣!若是者,舍幽郁之外无心事,舍悲惨之处无天地;舍颓唐之外无日月,舍叹息之外无音声;舍待死之外无事业。美人豪杰且然,而况寻常碌碌者耶?生平亲友,皆在墟墓;起居饮食,待命于人。今日且过,遑知他日?今年且过,遑恤明年?普天下灰心短气之事,未有甚于老大者。于此人也,而欲望以拿云之手段,回天之事功,挟山超海之意气,能乎不能? 呜呼!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立乎今日以指畴昔,唐虞三代,若何之郅治;秦皇汉武,若何之雄杰;汉唐来之文学,若何之隆盛;康乾间之武功,若何之烜赫。历史家所铺叙,词章家所讴歌,何一非我国民少年时代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之陈迹哉!而今颓然老矣!昨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处处雀鼠尽,夜夜鸡犬惊。十八省之土地财产,已为人怀中之肉;四百兆之父兄子弟,已为人注籍之奴,岂所谓“老大嫁作商人妇”者耶?呜呼!凭君莫话当年事,憔悴韶光不忍看!楚囚相对,岌岌顾影,人命危浅,朝不虑夕。国为待死之国,一国之民为待死之民。万事付之奈何,一切凭人作弄,亦何足怪! 任公曰: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是今日全地球之一大问题也。如其老大也,则是中国为过去之国,即地球上昔本有此国,而今渐澌灭,他日之命运殆将尽也。如其非老大也,则是中国为未来之国,即地球上昔未现此国,而今渐发达,他日之前程且方长也。欲断今日之中国为老大耶?为少年耶?则不可不先明“国”字之意义。夫国也者,何物也?有土地,有人民,以居于其土地之人民,而治其所居之土地之事,自制法律而自守之;有主权,有服从,人人皆主权者,人人皆服从者。夫如是,斯谓之完全成立之国,地球上之有完全成立之国也,自百年以来也。完全成立者,壮年之事也。未能完全成立而渐进于完全成立者,少年之事也。故吾得一言以断之曰:欧洲列邦在今日为壮年国,而我中国在今日为少年国。 夫古昔之中国者,虽有国之名,而未成国之形也。或为家族之国,或为酋长之国,或为诸侯封建之国,或为一王专制之国。虽种类不一,要之,其于国家之体质也,有其一部而缺其一部。正如婴儿自胚胎以迄成童,其身体之一二官支,先行长成,此外则全体虽粗具,然未能得其用也。故唐虞以前为胚胎时代,殷周之际为乳哺时代,由孔子而来至于今为童子时代。逐渐发达,而今乃始将入成童以上少年之界焉。其长成所以若是之迟者,则历代之民贼有窒其生机者也。譬犹童年多病,转类老态,或且疑其死期之将至焉,而不知皆由未完成未成立也。非过去之谓,而未来之谓也。 且我中国畴昔,岂尝有国家哉?不过有朝廷耳!我黄帝子孙,聚族而居,立于此地球之上者既数千年,而问其国之为何名,则无有也。夫所谓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者,则皆朝名耳。朝也者,一家之私产也。国也者,人民之公产也。朝有朝之老少,国有国之老少。朝与国既异物,则不能以朝之老少而指为国之老少明矣。文、武、成、康,周朝之少年时代也。幽、厉、桓、赧,则其老年时代也。高、文、景、武,汉朝之少年时代也。元、平、桓、灵,则其老年时代也。自余历朝,莫不有之。凡此者谓为一朝廷之老也则可,谓为一国之老也则不可。一朝廷之老旦死,犹一人之老且死也,于吾所谓中国者何与焉。然则,吾中国者,前此尚未出现于世界,而今乃始萌芽云尔。天地大矣,前途辽矣。美哉我少年中国乎! 玛志尼者,意大利三杰之魁也。以国事被罪,逃窜异邦。乃创立一会,名曰“少年意大利”。举国志士,云涌雾集以应之。卒乃光复旧物,使意大利为欧洲之一雄邦。夫意大利者,欧洲之第一老大国也。自罗马亡后,土地隶于教皇,政权归于奥国,殆所谓老而濒于死者矣。而得一玛志尼,且能举全国而少年之,况我中国之实为少年时代者耶!堂堂四百余州之国土,凛凛四百余兆之国民,岂遂无一玛志尼其人者! 袭自珍氏之集有诗一章,题曰《能令公少年行》。吾尝爱读之,而有味乎其用意之所存。我国民而自谓其国之老大也,斯果老大矣;我国民而自知其国之少年也,斯乃少年矣。西谚有之曰:“有三岁之翁,有百岁之童。”然则,国之老少,又无定形,而实随国民之心力以为消长者也。吾见乎玛志尼之能令国少年也,吾又见乎我国之官吏士民能令国老大也。吾为此惧!夫以如此壮丽浓郁翩翩绝世之少年中国,而使欧西日本人谓我为老大者,何也?则以握国权者皆老朽之人也。非哦几十年八股,非写几十年白折,非当几十年差,非捱几十年俸,非递几十年手本,非唱几十年喏,非磕几十年头,非请几十年安,则必不能得一官、进一职。其内任卿贰以上,外任监司以上者,百人之中,其五官不备者,殆九十六七人也。非眼盲则耳聋,非手颤则足跛,否则半身不遂也。彼其一身饮食步履视听言语,尚且不能自了,须三四人左右扶之捉之,乃能度日,于此而乃欲责之以国事,是何异立无数木偶而使治天下也!且彼辈者,自其少壮之时既已不知亚细亚、欧罗巴为何处地方,汉祖唐宗是那朝皇帝,犹嫌其顽钝腐败之未臻其极,又必搓磨之,陶冶之,待其脑髓已涸,血管已塞,气息奄奄,与鬼为邻之时,然后将我二万里山河,四万万人命,一举而界于其手。呜呼!老大帝国,诚哉其老大也!而彼辈者,积其数十年之八股、白折、当差、捱俸、手本、唱诺、磕头、请安,千辛万苦,千苦万辛,乃始得此红顶花翎之服色,中堂大人之名号,乃出其全副精神,竭其毕生力量,以保持之。如彼乞儿拾金一锭,虽轰雷盘旋其顶上,而两手犹紧抱其荷包,他事非所顾也,非所知也,非所闻也。于此而告之以亡国也,瓜分也,彼乌从而听之,乌从而信之!即使果亡矣,果分矣,而吾今年七十矣,八十矣,但求其一两年内,洋人不来,强盗不起,我已快活过了一世矣!若不得已,则割三头两省之土地奉申贺敬,以换我几个衙门;卖三几百万之人民作仆为奴,以赎我一条老命,有何不可?有何难办?呜呼!今之所谓老后、老臣、老将、老吏者,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手段,皆具于是矣。西风一夜催人老,凋尽朱颜白尽头。使走无常当医生,携催命符以祝寿,嗟乎痛哉!以此为国,是安得不老且死,且吾恐其未及岁而殇也。 任公曰:造成今日之老大中国者,则中国老朽之冤业也。制出将来之少年中国者,则中国少年之责任也。彼老朽者何足道,彼与此世界作别之日不远矣,而我少年乃新来而与世界为缘。如僦屋者然,彼明日将迁居他方,而我今日始入此室处。将迁居者,不爱护其窗栊,不洁治其庭庑,俗人恒情,亦何足怪!若我少年者,前程浩浩,后顾茫茫。中国而为牛为马为奴隶,则烹脔棰鞭之惨酷,惟我少年当之。中国如称霸宇内,主盟地球,则指挥顾盼之尊荣,惟我少年享之。于彼气息奄奄与鬼为邻者何与焉?彼而漠然置之,犹可言也。我而漠然置之,不可言也。使举国之少年而果为少年也,则吾中国为未来之国,其进步未可量也。使举国之少年而亦为老大也,则吾中国为过去之国,其澌亡可翘足而待也。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此岳武穆《满江红》词句也,作者自六岁时即口受记忆,至今喜诵之不衰。自今以往,弃哀时客之名,更自名曰少年中国之少年。1900年2月10日

回到儿时

蔡澜:芫荽是一种奇异的香草,你只有喜欢或讨厌,没有中间路线,我这种爱憎分明的个性的人,是钟情的。小时候一吃,觉得很怪,即刻吐出。近来有篇医学报告,说人的味觉,是从记忆中找寻出来,也许,当年我联想到的是臭虫。不是没有根据的,芫荽原产于地中海地域,拉丁名的意思是臭虫。更深一层的研究,说芫荽的分子之中有种叫 Aldebydes的脂肪,和肥皂及臭虫中找到的一样。长大了,逐渐的接触令到我接受了芫荽,我已改变了饮食习惯,当看到别的小孩子把芫荽碎从汤里取出,反觉厌烦。又在不知不觉之中,我愈来愈喜欢吃芫荽,这可能与我在外国旅行有关。去到泰国,他们的沙律中无芫荽不欢,印度人更是把芫荽籽磨末,是咖喱的主要成份。西班牙和葡萄牙人有种芫荽汤,大量使用。越南人也是爱芫荽一族。中国人更爱芫荽,叫成香菜。只有日本人对它不熟悉,一尝即吐,可是一但爱上中华料理,又拚命添加。不只味道好,颜色还非常漂亮,你有没有试过芫荽鲩鱼汤?它是将大把芫荽滚了,下鲩鱼片去灼熟。整碗清炖出来的,除了盐什么调味品都不必加,上桌时汤的颜色碧绿,香味扑鼻,是一项极为好喝的汤,尤其是宿醉之后,有了它,即愈。芫荽英文名叫 Coriander,不能和西洋芫荽的 Parsley混淆,后者只是样子有点像,但叶极大,在外国购买,还是叫 Cilantro较妥。也许是我这个写食经的人,味觉较为灵敏,我发现当今的芫荽,完全走了味,一点也不像从前吃的。问友人,大家不觉得,说我发神经,但事实的确如此,不知道是否将基因改造,大量生产有无关系。当今我吃东西,回到儿时,把芫荽从汤中夹起,一片片,摆满桌面。

凝视

梦行客的白夜灯塔: 总在你通往站牌的途中,雨迹合时宜地显现。对伞的遗忘合于对香樟树子的遗忘。你像错过十月成人礼的高三年级生,凝固在晚自习的第二节课铃声之前 十五路车的雾灯比一零二路更远地抵达,你眼中的黑夜过早留下了老虎斑纹。注目礼的方向是记忆中红色T字短袖在马尾辫上举行升旗仪式的方向。你的节奏先于进行曲 (枚举法:八音盒机芯里的金属簧片,爱的罗曼司,你苦练吉他首三弦的轮指,在劣质刹车片的嘶声里宣告悬停)